当前位置: 中外美术网 > 学术评论综合

黄禾青:三个纪录与一个皮影
信息来源:中国美术报 文章作者:黄禾青 发布时间:2018-01-04

云诡波谲的书画拍卖市场,历来就是奇迹的诞生之地。

  尽管我们对此早习以为常,但2017年12月17日晚北京保利12周年秋拍“震古烁今·从北宋到当代的中国书画”专场的跌宕起伏和令人惊悚的拍卖佳绩,数日之后的今天仍然让我们心旌激荡、血脉偾张。拍卖行、藏家、现场举牌的女士和先生们,以及那些运筹帷幄的幕后金主精彩的联袂演绎,共同喷绘了今年深冬季节书画市场春天般火热的图景,以“震古烁今”的方式创造了中国书画拍卖史上世界级的“三个纪录”:一是催生了全世界最贵的中国艺术品;二是推出了首位跨入亿美元俱乐部的中国艺术家;三是持续着唯一在世的中国画家拍品过亿的奇迹。下面我们就来看看这“三个纪录”的背后究竟是些什么。

齐白石《山水十二条屏》

  首个纪录。拍前估价5亿的齐白石作品《山水十二条屏》在20多分钟数十次竞拍中,以9.315亿元人民币成交,成为全世界最贵的中国艺术品。我们从这件“世界之最”艺术品制造的超长过程就可窥它的机巧,从几年前拍卖方某一权威人士将这件作品估价有意露底地试探“水温”,到拍品背后故事和流传有序的数次宣讲,到今年全国一线城市和世界大都会巡展的宣传造势,到拍卖公司高层不同时段不同场合的有意“放风”,再到后期有选择性藏家的商洽等步步相连、环环相扣的运作,与齐白石“诗、书、画、印”四绝的世界级大师名号和超强气场的交相辉映,“世界之最”的诞生也就顺理成章了。

齐白石《松柏高立图》

  第二个纪录。2011年齐白石的《松柏高立图》曾拍出了4.255亿元的天价,然而仅隔不过6年时间,纪录再次以惊爆的9.315亿元的价格刷新(齐白石也因此成为跨入亿美元俱乐部的首位中国艺术家),作品价格的增长率之高之快,犹如飞驰而不停歇的高铁,瞬息之间冲出了人们的视野极限和思维空间。人们不禁要问:这样的增幅合理吗?就在齐白石《松柏高立图》拍出天价后不久的2012年,艺术品市场专家李彦君曾指出:“齐白石的书画,可以说前五年能够卖一百万一张都是十分少见的现象,然后突然涨到四个多亿,你想一下这是多么大的跨度。应该说是十足的泡沫了,我们商代的青铜器、唐代的金银器,甚至包括明代的画、宋代的画也没有卖这么高的,所以这个是泡沫,这一点毫无疑问。”谁说不是呢?匡算一下齐白石一生所卖画的价值总和,可能也难抵他拍场的这套山水条屏的冰山一角,这让勤勉朴实、靠卖画养家糊口的齐白石情何以堪!尽管这样跨越时空的比较有些荒唐,但有一点是十分确切的,它不是齐白石想要的纪录“泡沫”,而是拍卖方,亦或是藏家,亦或是隐形的金主,亦或是他们共同想要的纪录“泡沫”——利润。

  在大师云集的拍场上,第三个纪录容易被人忽视,不易为人所察,而它恰恰是我们洞悉和解码这些拍场奇迹的关键因素。那晚拍场中唯一在世画家的拍品创造了他的历史之最,他的指墨《十二山水条屏》如愿以偿地以2.415亿元人民币成交,成为在世画家的唯一。这位誓言要在80岁前将自己的拍品价格拍出超过毕加索作品价格的画家正逐步实现着他的诺言,在拍场上飙车般上演着超越古人、超越今人、超越自我的奇迹。现在,艺术圈里总有一些奇怪的现象颠覆人们的“三观”,活人喜往故人堆里扎,这与我们本民族的习俗相违背。但现在于他们而言,早已无所谓了。之所以毫无忌讳地阴阳混搭,中间的道道你懂的。

  当一些在世画家的拍品与故去大师的作品同台,并代表着“当代”与拍品拍卖前预期的天文数字在他们“御用”的拍场吊诡地契合时,以你善良而正直的眼光来看,大师们的艺术品在拍场是个什么东西呢?那些拍场上在世画家天文数字的拍品是它自身价值客观的反映,还是以大师的名誉有目标的制造?其实每次这样的拍卖会后,事实和数据重复地给出了热爱艺术的人们从情感上难以接受的答案:艺术在他们的拍场里不过是卑微的、无助的,一次又一次遭受戏耍的一个皮影;齐白石和齐白石们只是在他们的拍场上制造数据——利润时,用于自我镶金镀银和喷绘春天时必须扯来乔装的虎皮!

  当一脸懵懂关注艺术品拍卖市场走势的局外人正在为这些让国人骄傲的惊人成绩热血沸腾和欢呼雀跃,为他们喷绘的春天吟诵着春天的礼赞时,也许那些由拍卖公司、藏家、举牌的女士和先生们,以及隐形的金主正在觥筹交错中举行着“分赃”的“派对”呢!

  “三个纪录”的背后在他们的拍场非什么新鲜事儿,不过是隐而不显却是行内人尽皆知艺术品拍卖哲学的升级版。

  有人要问,2017年11月26日世界上最贵的艺术品达·芬奇的《救世主》以近30亿人民币的高价成交如何解释?是的。可他们也如我们这般阴阳混搭、拍品与艺术品混搭了吗?拍场这样的混搭诚信度在哪儿呢?当然也包括在他们的拍场制造的大师作品的数据。

  呜呼!谁来规范艺术市场行为?又由谁来监督?我们呼吁了这么多年的结局为何还是他们各种类似混搭的“暗度陈仓”?

  如果我们不尽快制定和建构一套完整的艺术品市场的行为准则,不久的将来他们将依旧以艺术为皮影、以齐白石和齐白石们做虎皮,运用阴阳混搭、拍品与艺术品混搭等机巧继续他们的“分赃派对”!

黄禾青:三个纪录与一个皮影

 
  编辑推荐
·基弗的绘画:图像与语义的裂隙
·谁在挑战前卫叙事的陈腔滥调?毕
·光韵美学的重构——论傅小明《彼
·随心所欲不逾矩——彭贵军书法艺
·“黔中山水画派”何以可能? —
·松井冬子:日本美貌与智慧并存的
·静穆之美——专访现代都市水墨画
·90年代以来的“当代艺术”精神
·马建飞—用油画歌颂养育自己的黄
·力憾画坛露尖角—张玥工笔画的亮
  精选图片
  信息排行
浅谈欧洲古典大型历史绘画的艺术
这是玛丽-艾伦玛克吗?
智军:离开摄影看影像
中国油画发展的第三次浪潮(1978
“君民之学”与“新旧之学”
策划第54届威尼斯国际艺术双年展
中国传统艺术家为何没有世界名气
解读拍卖行的黑名单
孙彦初:我们沉迷在这里
虚构,真实与幻想之间的灰色地带
关于我们    |   美术家百科入驻    |   联系我们(总部)    |   各地分站    |   版权及申明

版权所有©2008-2018 中外视觉艺术院丨中外美术网丨最佳分辨率1024x768   
Copyright©2008-2018 WWW.CCAABB.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000550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