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外美术网 > 学术学术批评

光彩照人——王胜油画艺术的美学理想
信息来源:中外美术网 文章作者:钟跃英 发布时间:2017-12-15

艺术家大多喜好追求完美和理想,有着对过往事物的回忆,对现实生活的憧憬,和容易沉浸在自我内心世界的心理特质.在艺术家中分为几个层次,一般人只画他们的所见所闻,如实描述,在艺术层面上这种画家还只是如古人所说的,在表达方式上仅停留在”能格”和”妙格”的传达阶段,离真正的艺术表现尚有距离.有艺术品格的艺术家,从来就不是仅画他们眼睛的所见,机械地描摹那些常人看到的事物现象.即使在画面上描绘出现实中的具体事物形象,但也早已是被他在表现中灌注了个人的审美理想,一种经过了心灵再造和巧思构想的形象,一种围绕其特有的审美观念,在作品中表达他自己的人生观和艺术观.使表现不再是对现实生活的直接反应,而是一种由他的人生经历,艺术修养,亦即由艺术家内在涵养所构造出来的特有形式,并自然而然地流露出个人的艺术风格.早在十八世纪德国美学家黑格尔就艺术问题曾经论述到,大意是:”好的艺术,一定是艺术家从心灵的构造出发,而非直接地照搬现实.虽然在画面中能够看到现实中的形象,但这些形象和题材本身并不是艺术表达的核心内容,而是艺术家在创作中灌注的生气和灵魂,亦即反映在作品里艺术家的心灵.”在黑格尔看来,”凡是在心灵里生活的东西,都是以特有的形式呈现出来,艺术家所呈现出来的形式,就是他个人心灵的复写,他自己和自己的内心世界与理想”. (见黑格尔<<美学>>)也是从这一点上来说,艺术创作从来就不是照相似地照搬现实,它一定与艺术家的成长经历,独特的生活方式所形成的价值观念有着很大的关系.借助现实事物形象,把个人的思想认识和美学理想作为艺术传达的主要内容.王胜的油画艺术创作,体现的就是这种心灵活动的内容,追求对内在心灵世界的描述,一种沉浸在他自己内心精神活动的表达,从这一点上来说,艺术家一般大都是生活在他自己的内心生活中.

一个人就是一段历史,这话的意思是说人自身的有限性,人们总是在这一有限的生命历程中选择自己的人生观和审美观.他所生存的地域和文化环境,影响其艺术思想的形成.我们永远不可能超越个人生命的有限范围,跳离开那一赖以生存的独特环境来选择自己的价值观.其实人观念思想的形成与其特殊的成长环境,从小文化熏陶所奠定的思想认识有着潜移默化的关系.虽然后来的生活环境能够增加和改变一些价值观念,但是童年时的某些记忆,会牢牢地印痕在人的心灵中,永不改变,并影响到以后一生的生活和艺术实践.在王胜几十年来的油画创作实践中,尽管在表现题材和体裁,以及形式手法上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文化环境上从中国画到西方,身份上从在中国大学作教授,到在西方大学作教授,甚至在思维方式和审美理念上都完全不同以往.但在他所画作品中有一点却是从未改变,那就是始终保留着犹如舞台人物的形象造型,人物动作和心理活动上的戏剧化表现.尤其对光的描写,几乎成为他几十年来绘画描绘的主题.这么多年来他在油画艺术创作中,始终保持着这一在孩童时代形成的美学理想.他的创作象是编排一出舞台剧,把生活中的人物形象提升到艺术化处理.通过概括夸张,强烈的明暗色调对比,戏剧化的人物形象槊造,以及雕凿般笔触的刻划,表达出一种光彩照人的鲜明形象.由前期在画面中表现某种抽象哲理思辩,到近期的向日葵系列,这一切所画,都与他童年的生活经历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这种在儿童时代对美所形成的观念认识,在这么多年的艺术创作中始终影响着他.所以说他的绘画实际上是他内在精神生活的表述,尽管人在美国生活工作已经十几年,但表现上却沉浸在由童年时代所建立起来的对理想世界的幻想,画面上人物表现虽然已经是西方女性形象,可是内在理念上却是他自己的精神家园,一种他对生活提升出来的美好理念.也是从这一点上来说,一个艺术家永远不可能脱离开他的生活经历来创作实践,而童年时代某些美妙的记忆,会深深地留存在心灵深处,特有的地域文化,又往往成为艺术家创作的题材来源.艺术史中类似这种情况的艺术家比比皆是,例如夏加尔的绘画,他把对家乡的回忆和思念作为艺术表现的主题.就是说艺术家往往把心灵活动的内容作为艺术传达的对象,而非现实化.即使表现的是生活中具体的人物形象,但其实这些形象已经完全是一种个人意象化了的造型表达.

人生舞台

或许是从小受到家庭文化环境的熏陶,受到他父亲话剧演艺艺术生涯的影响,很早的时候他就是通过戏剧表演开始了解了艺术,认识了艺术.戏剧艺术那种把现实生活提升到高度概括化的夸张性表达方式,舞台上那种强烈的灯光照明,所槊造出的人物形象是那么的突出和强烈,这一鲜明的艺术表现形式对儿童幼小的心灵产生了不可磨灭的印象,形成了特有的审美理想----这就是艺术,艺术性的表现.概况,鲜明和突出的形象塑造,已经远远地高于生活,这一切一直深深地影响着王胜的艺术思想,从这一点上来说,一个艺术家选择什么样的审美观,都是有迹可循的.从早期在中国时的创作<<补麻袋>>,到来美后九十年代的作品<<赞美生活>>,可以看到他在作品中都是力求人物表现上的槊造性.人物动作的设计,前后布局,以及光线的处理,追求富有戏剧化的表现效果.背景上的概括化和不确定性处理,犹如舞台的布幔衬托,表达出一种集中,典型和时光交错的画面效果.这样的表达尤其体现在<<生活舞台>>和<<选择>>等作品中.来美后的这些作品与在中国时的所画相比,有一个明显变化,在中国时的表现,追求的是严格意义上的古典绘画手法,受到文艺复兴时期绘画的影响,追求三度空间和褐色调子的艺术品格.来美后受到新的艺术观念和壁画艺术的启发,尤其是墨西哥的艺术之旅,使其绘画发生了转化,这一点在1999年创作的作品<<解脱>>中最为明显地体现出来.在这一阶段的创作实践中,王胜虽然还保留着画面上人物相互关系的布局,光线的强烈反差.但他开始采用极为概括的笔法,表达上往往一带而过,笔的跳动和急促飞逝开始出现在画面中,人物造型上甚至有些平面化.笔触表现的张力和独立的审美个性在画面中展现出来.在对人物形象的处理上,不再是陷入到具体细腻的立体性刻划,追求丰富细腻的层次关系和质感,而是以整体观念来照应每个人物的处理.过去在人物的表现上会进入到细腻的描绘中,追求丰富的表达效果,笔墨上的一切表现都是为所描绘的对象服务.来美后在表现上却有意在画面中保留着一种看似未完成的残缺不全效果.颜色的使用上开始大胆纯化,有时运用几乎不加调和的原色,不再运用那种调和好的颜色来表现色彩微妙的冷暖变化.每个人物都只是全局中的部分因素,因而所画形象被有意简练概况化.在这一阶段的创作中,人物形象的表达大多十分概要,有时甚至有意模糊和淡化形象的清晰度,追求整体的平面化效果.但我们看到一个现象,那就是绘画语言自身的表现力开始在画面中张显开来,某种有意味的形式语言在画面中呈现出来,为后来的表达风格---向日葵系列埋下了伏笔.也就是说这些新的形式语言和技法,竟然成为他后来在向日葵系列创作中所强化和表现的艺术上的主题,也由此产生出了新的绘画风格.

在这一时期的创作中,他借助人物形象的刻划,似乎向人们传达着某种抽象哲理的思索,如作品<<选择>>.从他所选用的作品题目上,可以看到王胜这一阶段艺术创作的心路历程---对人生和生命意义的思考.这一创作状态典型地代表了每一个人到中年的人,自觉或不自觉地开始反思人生,这是每一个由青年转入中年的人所必经之路.只是在某些人那里,从来就没有十分清晰地感受到它,对其进行认真地思考.而艺术家往往由于观察体验的敏感性,对人生的思考和体验就成为这一阶段绘画表现的主题,如高更就曾在人到中年时画了题为<<我们是谁?我们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思索和探讨人生,人生的价值和意义.王胜在这一时期的绘画创作中,在人物形象和动作的处理上,似乎总是表现出某种瞬间即逝性,人物的静态造型,又有一种静而欲动的态势,再加上笔触表达上的速度感,一种急速干练的动作和笔法,从而形成静与动的连绵相续,画面中呈现出某种不确定的情境.人物形象的表现上总是以Pose来造型,一种特定扭转的姿势,戛然而止,隐约流露出某种戏剧性的艺术表现效果,隐含着某些不可名状的气氛和寓意.是什么寓意呢?我想或许从心理分析角度来看,可能就是人到中年后对短暂生命瞬息逝去的反思,对青春不再的叹惜和眷恋,一种内在精神活动的涌动.这一点在作品《赞美生活》中非常典型的表达出来.我们看到画面上出现的一个女孩形象,似乎具有某种象征的寓意,背后站立的妇女手握蜡烛,点燃案台上的生命之光.画面左侧一个人手拿着记时表,似乎在记述着生命的过程,而在她的背后出现一个掀开布幔的半身人物形象,呈现出的却是一种刹那间的向外凝视神态.这一切的表现,无不与他在童年时代受到话剧艺术的影响---画面上的舞台人生,人生如戏,转眼是隔年,在这其中不是蕴涵着很多微妙的哲理和艺术的表达意义吗!

光彩照人

王胜在近几年的创作中,或许是由于人到中年的缘故,使他常常回忆起过去童年时代那些美好的记忆,从而引发出了向日葵系列的表现主题.每年的秋季,在东北的松嫩平原上,会看到一望无际的葵花, (东北人叫”向日葵”)犹如汪洋大海,无边无际.鲜艳夺目的黄色葵花,以及笔直的径竿和交错的枝叶,与蓝色的天空对比,构成了极富艺术性的画面图式,这些回忆和幻想性的境界,成为王胜近几年来一个新的绘画主题.虽然说在表现内容上发生了转化,表现风格也开始发生了明显的变化,艺术表现手法上更加自如随意.但有两个因素却是他在绘画中一直保持不变的,那就是对光的刻划,人物造型上的非现实化动作.在向日葵系列中,画面人物数量开始简化,不再是一组人,而表现的大多是一个女性形象,表现的人物形象总是面对观者的一种沉思和凝视.表现上由九十年代扁平的笔触,简练概况性画面的形式构成,到向日葵系列中的重回槊造性和立体感的表达,巨大的画幅,人物形象被放大,从整体上来关照处理人物的每个局部.这一阶段的绘画,虽然在表现中又回到了描绘刻画的状态,但在表现中已经不同于早期绘画的传达理念和手法-----那种对质感的刻划和表达,而是一种笔法运用上的粗犷豪迈,自由随意书写性的描绘方法.突出笔的表现力和色彩的原质效果.所槊造的人物形象,犹如雕塑般的敦实厚重,观看画面给人一种铸造和锤打的艺术效果.我想这一切有关形式语言的突出展现,与他在对光的独特运用,采用强烈的色彩对比,那种犹如舞台人物形象的槊造有着很大的关系.一切都已经超出了现实中的现象和形象.色彩和笔触在构造人物形象时产生了犹如雕凿般的效果,一笔又一笔敦厚拙实的笔触,不加调和的厚重原色,色彩运用上的不生不涩,使所描绘的人物形象光彩夺目,响亮突出,展现出一种大器磅礴,铿镪有力的艺术品格.

其实在王胜这一阶段的向日葵系列作品中,从外在上看,表现的是一种新的艺术主题---向日葵,诱发这一主题的却是对童年美好记忆的回忆,表现上内在理念的诱因当然是他内在的精神活动,所以我们经常说艺术家总是沉浸在自我内心世界中来生活.因为在这一世界中,他们看到了不同于现实的理想境界,对于这一理想世界的追求和表达,就是艺术家创作的内在动力.引发艺术家表现某些主题内容的原因很多,有时只是某种微小的因素,不知在以后生活中的偶然跳跃,就可以触发艺术家的浮想连翩,拓展出幻象的空间,并且激发出某种创造的活力,一种新的艺术表现形式,就是在这一因素的作用下诞生出来.除上面谈到的这些因素外,在向日葵系列中,王胜在作品中关注着三个表现因素,亦即艺术传达自身的本体问题.一,仍然是光,加大和强化光在人物形象上所产生的丰富内容.二是色彩,由光所产生出色彩上的变化,在色彩表达中突出颜色本身的纯度和表现力.三是向日葵的自然肌理形式.他以类似书写的笔法在画面中随意勾勒涂抹,近看什么也不是,只是色彩和笔触的交织重叠.远看却表达出一种向日葵的自然动感和艺术上的形式构成.这一切都是由强调笔法的表现力和色彩的纯洁性而产生出来,这是他借助向日葵系列所要表现的艺术上的主题.童年记忆所产生的向日葵系列,只是作为一个探索新的艺术形式和语言的触发因素,他不同于夏加尔,完全沉浸在对过去世界的描述,而是关注在纯粹绘画性的探索表达.就象我们在前面提到的,他在九十年代的所画,在其中的表达方式中,为后来的表现风格埋下了伏笔,这一伏笔就是他在向日葵系列中所表现出来的绘画特色----表达上的大气磅礴,毫无矫揉造作和朴实无华的绘画风格,一种类似于中国画”写”的传达特点.使笔触和颜色的运用上始终处于散朗抒怀的状态,使自己与画面拉开一定的距离,在整体上关照画面全局,从而使表现不至于陷入到对所描绘对象的局部和具体细腻的刻划状态.他就是要在画面中保持住这种整体的气韵和气势,这是他在这一阶段绘画表现上所关心的问题.艺术家无论选择什么样的题材内容,总是要从艺术的角度来关照创作实践,也永远不能离开这一艺术的本体问题来绘画实践.王胜在这一阶段的探索实践中,发现到了个人新的表达方式---用随意性的笔触和色彩来槊造写画,这一切手法的运用,不再是单纯地为所描绘的形象服务,而是突出绘画手法自身的表现特色---纯粹的绘画性.人物和向日葵只是一种能够很好地发挥他这一新发现的媒介形式,他所关注的不再是对画面情境的刻划,甚至于也不再刻划人物的性格,以及在画面中蕴涵着的某些思想意义.所要描绘的只是在艺术层面上的表达品格,对由光和色彩所构成的形象,以及主观性的笔墨表现形式在艺术层面上的传达意义.于是在人物形象的刻划上,他总是要表现出一束强光由上向下照射,由此制造出强烈的对比变化.无论是在人物和向日葵的描绘中,色彩的运用始终停留在色相本身,使我们感受到油彩的自然肌理和跳跃动感的自由笔触,这一点尤其体现在对画面背景的处理上,从而形成了一种灵动散朗的艺术效果,整体上却又是一种坚实厚重的形象,有着强烈的体积感和量感,突出了艺术语言表现上的审美力量,感受到他在绘画表现上的生气活力.这一点有些像中国绘画,也有点像中国的京剧,不像西方的话剧艺术,使人们掉进到剧情中而忘记了眼前的表现,其实只是一出戏.从而忽视了对艺术自身表现力的欣赏.好的艺术表现要有令人品味和回味的余地,品味的不仅是画面中所表现的事物形象,而更应该是艺术家所创造出来的高妙的表现手法,那种由个人精神所创造出来的形式语言,这是决定表现上是否具有艺术品格和价值的关键.王胜在这一阶段的创作中,可以说就是要在作品中突出绘画语言自身的表现力和审美意义.在艺术表现形式上做文章,不再跟随特定的体裁内容来做文学性的描述和情感上的抒发.可以说在向日葵系列作品中,他不再把作品作为表述个人某种思想和情感的载体,而是把这一艺术载体作为研究和表达的对象,把人和自然形象提升到自己所理解和处理的艺术境界中.由于他在这一阶段的创作描绘的大都是女性形象,在表现上他尽量从个人生机勃勃的精神出发,运用大刀阔斧和随意的笔法,在看似不经意的表现中,流露出自然灵动的生气,因而使所画大巧若拙,力遒韵雅,展现出光彩照人的形象,俊美而不浮媚,一种端庄和正大的艺术品格.

雕凿人性

从艺术层面上来看王胜近期的向日葵系列作品,他所关注的是如何在创作中把表达提升到真正具有艺术意义的传达境界.因此在他的所画中,有意淡化和减弱了文学性和情景的描述.在这一阶段的绘画实践中,引发他兴趣的和面临的绘画问题,是艺术表现语言自身,如何强化在艺术上的表现张力.为了突出在表现上的艺术品味,他研究了很多古典绘画艺术,也从罗丹雕塑艺术中的泥塑手法,那种槊造性自然表现的痕迹中受到很大的启发.于是,他在绘画实践中有意保留笔法表达的独立性,笔触描绘的动作,笔触与笔触间的相互衔接关系,甚至在色彩的使用上加大厚度,笔的涂抹痕迹所形成的肌理被保留在画面中,凹凸不平,表现出去巧而后拙的品格,使绘画体现出一种雕塑般的厚重感,坚挺有力.在所运用的笔法中,能够看出描绘上的丰富层次,反复涂抹,在看似生涩浓厚颜色的使用中,从整体上传达出绘画语言自身的表现力量,在观看作品时,使我们似乎能够嗅觉到油彩的清新气息.而在暗部的处理上,却是运用稀薄透明的手法,仔细观看,会隐约看到唐代仕女的形象.我们看到他在作品中所使用的这些古代仕女形象,是否反应出了王胜的某种审美理想,那种在其潜意识中对艺术美学品格的确定和追求,他说一直非常喜欢唐代的人物画,典雅,端庄和雍容.

要在表现上能够看到艺术家的精神轨迹,不使表现陷入到对所描绘对象的性格和质感的刻划中,从而丧失了绘画语言自身的独立表现品格.好的绘画一定是艺术家创造出独特的表达方法,以其形式语言自身所展现出的审美效果来感染人,而非描绘的对象,那种壮丽的山河,可人美妙的形象.所以黑格尔一再强调作品描绘的题材内容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艺术家运用如何的艺术手法来表现它.凡高画生活中的一双又破又脏的大皮鞋,佛洛依德画丑陋的人物形象,可是他们的表现却极具艺术的审美效果.这里所说的美已经不是现实中好看的事物形象,而是在艺术家所表达出的独特画法中,灌注着在表现上的个性精神和生气灵魂,表达出的其实是艺术家他们自己的人格精神形象,而非现实生活中的具体对象,一定要让绘画语言自身来说话,而不是所表现的题材内容.可是在现实中很多艺术家却把这一问题颠倒了,使艺术传达成为所描绘对象的附庸,被动地使用着那种乖巧媚俗的小笔小墨,慎谨慎微地仔细描模,一种闺阁的习气尽显眼底.即使选择了独特的表现内容,但如果没有一个突出表达语言的个性精神,这种绘画还是无法提升到真正的艺术传达品格,还不能称之为好的绘画,看看中国当代的一些绘画,暴露出很多的艺术问题.也就是说这些艺术家从来就没有认真地在艺术语言探索上下一番工夫,因此,他们的表现依靠的是所描绘的题材内容,不自觉地把绘画作为照相机来复制现实,并流露出某种个人人格和审美趣味上的庸俗化.王胜在近十几年来的创作实践中,紧紧地围绕在绘画语言自身的纯洁性上默默地探索研究,并创造出了一种适合个人精神品格的形式语言.他始终认为真正的绘画应该是突出语言自身的表现力,要把所描绘的对象与所使用的手法在实践中区别开来,如果要表现画面形象而没有突出笔法和色彩自身的表现品格,使所画淹没在形象中,那么就一定是失败的绘画.他在绘画表现中有意留存一些随意性的笔法,像是没有完成的过程,在不经意的传达中流露出自然表达的审美效果.在他几十年来的绘画实践中,一直秉持着这一点,回避被动性传达,而是从自己内在精神出发来支配笔触的运用,一种主观性的表现特点.在这么多年来的艺术探索实践中,不投机,不取巧,只关注自己所发现的艺术问题.不像现在的一些艺术家,一会儿画政治波普,一会儿画抽象表现,从来没有自己的人格精神和价值观念的坚持,只是跟随市场走.而当下的金融危机,棒呵了这些投机的艺术家,也为我们提出了一个严肃的问题,一个艺术家的创作目的道底是为什么?我想,其实归根到底,艺术家的创作动机和目的,还是一个发自内心的对人和社会现实的认识,对艺术语言的探索和思考.或许与北方的地域环境有着直接的关系,北方人性格中的质朴,踏实和敦厚的个性,造就了王胜所具有的脚踏实地的人格.尤其是在王胜的性格中有种稳健求实的品格,从而自然而然地造就了他的绘画风格.一笔一笔地刻划描绘,并乐此不疲地沉浸在他自己雕凿的艺术世界中,探索实践,使艺术创作达到妙不可言的境界.

其实他在绘画实践中也是在修炼着自己的人格,雕凿着自己的内在力量,铸造着自己的艺术理想.虽然身在西方当代艺术的前沿,可是他却只关注自己的所思所想.他把绘画创作当作学术来研究,不仅研究自己,也研究古典大师的技法,出版了一部<<西方传统油画三大技法>>的专著.在对古典三大艺术家凡艾克,提香和维米尔的研究中,汲取了某些艺术技法和思想精华,体现出在个人的艺术创作中继承和创新的相互关系,在默默耕耘的实践中,最终找到和创造出了自己的艺术风格.

古代中国人相信人品与画品的相互关系---“文如其人”,”画如心声”,艺术家的所画其实就是他们自己的内在生活.王胜的绘画借助的是葵花系列,表述的实际是他自己的人格和艺术思想.他要在自己所能掌控的画面中,来营造他自己的理想王国,那种在童年时代所形成的对美好世界的憧憬,他在艺术创作中追求着自己的内在理想,即营造出了自己独特的绘画风格,也营造着他自己丰厚完满的人格.

2009年元月于加州磨房谷

光彩照人——王胜油画艺术的美学理想

 
  编辑推荐
·秦兆凯:当代艺术的困惑
·策划人的学术性:高名潞与栗宪庭
·彭贵军:习俗视野下的艺术展览效
·一种介入式关系的疼痛 ——谈苏
·从社会学的角度来思考艺术
·该亚重临:从“大写”的科学与艺
·谁在挑战前卫叙事的陈腔滥调?毕
·陈胜祥抽象绘画——震撼人心的东
·“寓意”创作才能呈现文化高度
·“超级大展”的商业化倾向与困境
  精选图片
  信息排行
什么是我们讨论当代艺术史的基础
艺术是谎言,但它述说真理
颜长江:画画就是画照片?
江梅:吴冠中艺术的精神资源
中国画廊没能力代理艺术家?
文化的交叉点:论吴冠中的艺术
存在的就是合理的:鲁虹的当代艺
缺乏超越性的十年:新世纪十年来
念珠和笔触
双眸凝视的《天问》――与王劲松
关于我们    |   美术家百科入驻    |   联系我们(总部)    |   各地分站    |   版权及申明

版权所有©2008-2018 中外视觉艺术院丨中外美术网丨最佳分辨率1024x768   
Copyright©2008-2018 WWW.CCAABB.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000550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