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外美术网 > 学术学术对话

高鹏:回归与未来
信息来源:东方艺术 文章作者:网站编辑 发布时间:2017-09-11

今日美术馆馆长

东方艺术·大家:回顾2016年今日美术馆所举办的展览,学术梳理成为重要的关键词,在走过了“温度”和“未来”的两年,您是如何看待今年这个“学术”之年?

高鹏:“学术之年”是我接任馆长以来一次整体的回归。

2013年刚接手今日美术馆时,为了保证美术馆平缓、健康的持续运营,我们提出了一个“温度”的概念,希望以较少的资金投入,带来较大的社会影响力,我们希望拉近美术馆和观众、艺术家、理事会的关系,于是就做了很多和身体、互动、声音相关的艺术项目,希望大众对美术馆有一种新的关注,于是就命名为“温度”,它也是一种与观众之间的能量交换。第二年,在维系了之前的发展状态之后,我们又提出了一个“未来”的口号,同时,也把精力注入到今日美术馆-未来馆的建设,助推科技与艺术的发展,推出一批网络时代的艺术家,算是一个新的方向。经过了两年的摸索,整个团队也进入了一个稳定期,资金相对稳定,也有信心主办大型国际展览,于是在2016年初就提出了“学术”的概念。

东方艺术·大家:2016年作为新的“学术”之年,在展览安排上又有哪些精心的策划?

高鹏:学术研究对于美术馆来说也是至关重要的,在一月初,今日美术馆与艺术研究院一起合作了大型的《中国抽象艺术研究展》(后文简称《抽象展》),这次展览集中展现了中国抽象艺术的发展现状。之后,我们推出了廖雯老师策划的《假园》,作为中国当代艺术的早期见证人之一,她在经历了三十年艺术变革之后,审时度势提出想法,利用中国的园林形态创作出当代艺术新的可能性。在年中,美术馆又推出了《啊昌》个展,将行为艺术引入美术馆,并以文献的形式与观众见面。同时,今日美术馆还资助了行为艺术研究中心,出版了一本《行为艺术年鉴》。在2016年年底,时隔六年的《第三届今日文献展》(后文简称《文献展》)拉开帷幕。这个展览与年初的《假园》相呼应,从国内外艺术发展角度出发,进行一种深度思考。除此之外,我们还安排了大量的青年艺术家扶持计划,希望以个展、群展的形式,梳理和总结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和变化。

东方艺术·大家:您为何在众多展览中选择它们作为“学术”之年的代表?

高鹏:之所以会在全年的不同时期推出:《抽象展》、《假园》、《啊昌》、《文献展》,是因为它们代表了我们对于中国艺术三十年发展的回顾。其中所展出的作品很多是被人们所忽略的,像是行为艺术、网络交互艺术等,这些展览填充了传统架上艺术的形式。对于美术馆来说,我们已经尝试了大量的艺术形式,但还是希望进一步扩展艺术本身的话语范围。因此在新的一年,我们会持续对于“学术”的关注与尊重,并且以更加多样化的手段加以呈现。

东方艺术·大家:时隔六年的酝酿,《第三届今日文献展》再次回归大众的视野,这其中又包含了哪些挑战?

高鹏:《今日文献展》的成功开幕,代表着今日美术馆有能力再次承担大型文献主题展览项目。做这种大展览,它的资金投入以及人员投入都是十分巨大的,展览经费在三百万到四百万之间,整个展馆的运营费用一个月大概在一百五十万左右,加上布展至少需要四个月的时间,因此整个展览需要筹集到八百万以上的资金。对于一个运营了十二年以上的民营美术馆来说,在保证自身运营的同时,还要持续主办这样大型的展览,其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同时也是一种象征。本次展览还得到了国家艺术基金、政府相关部门的支持,也感到十分荣幸。

第三届今日文献展现场

东方艺术·大家:2016年,艺术与大众的关系前所未有的紧密,今日美术馆在艺术航海项目也做出了很多尝试,您是如何看待这一项目的?

高鹏:2016年的《航海项目》对于今日美术馆来说是一个突破,这个项目的提出源于博伊斯—“人人都是艺术家”的观点。正如博伊斯所希望的那样,我们将学术塔尖的展览融于公众的视野。这次的航海项目第一次得到了赞助商ThinkPad的支持,这个品牌的口号是“成为一个时代的思想者”,也与本次展览的观点达成共识。此次航海项目的参与者包括了艺术家、收藏家、企业家等各个层面,再通过直播与展览的方式去影响更多的受众。同时也能使收藏家、企业家与艺术家进一步接触,真正的理解艺术品、了解艺术创作过程,不只是因为一件作品的市场价值进行收藏,而是通过感受艺术的魅力,进行一种有情感、有温度的收藏。本次航海行程延续了当年博伊斯所走的苏格兰航海路线,在扩大艺术家自身的影响力的同时,也是一种社会化、参与性的群体活动,契合了博伊斯提出的艺术理念与主旨,也给每个航海参与者一个难得的了解、参与,创作当代艺术的机会。

须有作为艺术航海花絮

东方艺术·大家:公众对于美术馆的认知基本停留在展览层面,并不了解作为一个系统的美术馆是如何生长的,您如何平衡今日美术馆的系统发展?

高鹏:要想让大众了解整个美术馆的系统,首先就是公布我们的年报,就像一个上市的企业,去公开自己一年的成果,这种做法也得到了业内的一致好评。它反映出一个美术馆的自律性,不断完善自身的架构、运营以及生长机制,美术馆不再是单纯的展览场地。我们会将年报作为一个副刊,随年终合刊同时发放,呈现出一个完整的、系统的,透明的艺术发展及美术馆运营脉络。公众如果能看到的话,将会对今日美术馆有一个更加系统、直观的了解。

东方艺术·大家:今日美术馆从2002年成立至今,即将跨入第十五个年头,作为一位年轻的馆长,您是如何保证美术馆的良性发展的?

高鹏:美术馆的良性发展首先是不能将国外的经验直接“拿来”,必须有一个本土化的过程。包括我们现行的理事政策,经过多次协商已经与理事会达成了共识,比如将礼品店、出版等收入都用于美术馆第二年的展览教育中等,这种机制在国外可能非常平常,但在国内还是需要理事会慢慢的理解,尊重与支持。同时今日美术馆还建立了基金会,可以面向社会进行公开征集,并可以给捐赠个人,捐赠企业开据捐赠发票,以及美术馆藏品完整的保险,国外展览的批文资质等,这些都是美术馆经验,体制上的完善与发展。另一方面就是产业的拓展,包括了艺术衍生品开发、礼品店书店的经营、出版公司、发行公司、三本杂志,几个网站及新媒体开发等。我们是在学习的过程中逐渐落实,并且体制化、梳理化、规范化,保证美术馆的良性发展这是一个长期而艰巨的过程。

东方艺术·大家:在即将到来的2017年,今日美术馆会推出哪些新的项目?

高鹏:在整体的规划中,我们明年将要开设一个全新场馆叫做T-BOX(Today Art Museum Box)。这个场馆将加入实验电影、实验戏剧,实验音乐和舞蹈等相关项目,并将它们全部都联动起来。启动了这个项目,无论是在内容方面,还是资金方面,本身就是一种新的尝试。我们会邀请国际上年轻的电影策展人,希望与他们合作,共同完成具有代表性的影展,同时也会和国内优秀的舞团、剧团进行合作,将T-BOX馆打造成为一个现场,可观看、可体验、可互动的多功能现代艺术场馆。

东方艺术·大家:T-BOX馆的创建对于大众来说可谓是一个完全陌生的概念,请您介绍一下创建T-BOX馆的初衷源于什么?

高鹏:在提出“温度”的那一年,就已经开始筹划T-BOX馆的建设,只是到现在为止条件更加成熟。目前,世界上很多先锋的美术馆都在探讨“身体”与美术馆的关系,它们从舞蹈,戏剧等现代艺术角度出发,填补了架上艺术单一模式的空白,同时也是对以前不能称之为“艺术”的领域进行拓展,并与学术一起进行螺旋式发展。美国纽约视觉艺术学院主席 Susan Anker也曾指出:当美术馆成熟到像一个地牢的时候,就只能做一些所谓的成熟“学术展”,那时艺术表达的意义就丧失了,就像去博物馆看木乃伊一样,成熟的艺术家失去了创造力,新的艺术家也失去了展示平台。今日美术馆当然不希望如此,于是就在2017年推出了T-BOX馆,聚焦视觉、声音、肢体艺术、互动艺术,让不同领域的艺术家不断尝试各种新兴艺术形态,持续激发创作力。

东方艺术·大家:T-BOX馆的运作形式以及展览方式在国内也算是首屈一指,还请您以T-BOX馆为主为读者做一个详细的介绍。

高鹏:这个馆的具体细节现在还在沟通、设计。目前根据功能的划分:首先会安排一个主厅进行音乐、舞蹈、戏剧表演,以及电影的放映;其次还有两个排练厅,进行音乐、舞蹈、戏剧以及行为艺术的日常排练;最外围是餐饮和礼品;楼上会有给演员安排的休息室,以及进行学术研讨的小型会客厅。这也只是一个初步的构想,今后会根据设计的实施以及经费等实际状况,与T-BOX馆外观的设计者王晖,内部空间的概念设计者木马剧场的创始人等进行具体的沟通。T-BOX需要不断地拓展新的领域,具有先锋性质,可以跟国际艺术趋势产生新的对话,从而不断推陈出新一些新的内容。美术馆在面对发展的过程中,创新、打破藩篱是必须的。也正是这种不断创新、立足当下的精神,使越来越多的国际大型美术馆愿意与今日美术馆合作,他们会觉得我们所关注的点和所做的事,是可以和他们相对接的,是存在于同一个话语体系中的,这样就可以达成一个对话的基本前提。

汤婷婷、关航宇、纪托、道吉加《失衡游戏》现场

东方艺术·大家:今日美术馆对于青年艺术家的关注度一直很高,随着艺术界“青年热”的逐渐平稳,下一年还会推出相关项目吗?

高鹏:青年艺术家的培养是一个美术馆的基本责任,对于一家美术馆来说,除了做基本的学术展览之外,就是对青年艺术家的推崇。美术馆需要和青年艺术家一起成长,并发掘新的创作形式、激发新的可能性。今日美术馆在青年项目上推出了三个层次:第一是以海选及专家推荐相结合的方式为主的群展,去发掘年轻的艺术家;第二个是“找朋友”项目,由第一届的参展艺术家推选出第二届的参展艺术家,以这种方式进行类推,由于艺术家的不确定性,也碰撞出很多新的可能;第三个是“七天艺术项目”,今日美术馆会将主馆拿出来,给年轻艺术家、艺术团体进行个人的艺术展示。今日美术馆将通过海选、群展、个展的方式不断突出新的艺术家。明年的未来馆、T-BOX馆也会增加对青年艺术家的选拔,给予他们更多自我展示的机会与平台。

东方艺术·大家:在艺术公共教育方面,今年有哪些特别的项目?效果和影响如何?

高鹏: 2016年今日美术馆先后进行了700多场公共教育活动,其中主要是面向社区,并以儿童教育为主要方向,我们的团队在社区服务和儿童教育方面也做出了大量的工作。同时今日美术馆将公共教育活动与各个大学进行联动,使《文献展》走进中央美术学院,《抽象展》走进北大,清华等高校,同时还与豆瓣合作,推出了参观量很大的社区展览。教育部同事的勤奋度是值得肯定的,在明年,随着T-BOX馆的开幕,还会增加对电影、戏剧和舞蹈方面的教育活动。

东方艺术·大家:今日美术馆非常荣幸地成为红树林七星酒店的艺术顾问,您是如何看待这件事呢?

高鹏:2016年底,今日美术馆和三亚海棠湾红树林七星酒店合作,并担任他们的艺术顾问,这本身是拓宽了美术馆资金筹集的可能性。我们将这份收入用于之后的展览及年轻艺术家扶持项目中。美术馆与酒店的合作模式可谓是互利共赢,美术馆可以给酒店的顾客带来完全不一样的艺术感受,我们不仅仅是把一些艺术品放到酒店,而是从整体的艺术概念出发,让酒店的整体形象和艺术发生真正的联系。目前我们已经和青岛红树林酒店,海南三亚湾红树林等多家酒店合作。

两地三代四十载展览现场

东方艺术·大家:2017年,也是您担任美术馆馆长的第四年,您个人有哪些体会?

高鹏:在我看来,中国需要更多能够坚持十年以上的民营美术馆,缺少文化品牌的沉淀的过程。我们通常会在短时间内就产生无数个想法,很多人都有宏图、抱负、想法,但是能坚持完成的很少。中国很多民营美术馆馆体建设并不比国外差,之所以没有得到国际上广泛的认可,是因为我们缺少一种美术馆品牌文化的积淀。今日美术馆在十五年的发展中,经历了高峰、低谷,再发展的循环,而这就是文化的沉淀,也是形成品牌价值的必经过程。今日美术馆以自主运营的方式坚持了这么多年,其稳定性及品牌价值也得到了一些大型企业、国外艺术机构的信任。很多新建民营美术馆会把今日美术馆作为一个参照的标准,我们在彼此参照学习中共同成长。经历了这么多年的摸索,今日美术馆现在正在以一种良性的方式发展,我和整个工作团队都会觉得这个工作很有价值、很有意义。

先锋跨媒体艺术家田晓磊 (左) 今日美术馆馆长 高鹏(中)先锋跨媒体艺术家吴珏辉(右)

高鹏:回归与未来

 
  编辑推荐
·高鹏:回归与未来
·李然: 箭与靶——超越媒介的差
·巫鸿:中国美术对人类美术史做出
·行访山水 追嗅墨香——访画家汤
·超越观念的界限——王智远访谈
·【TANC专访】与巴塞尔艺术展总监
  精选图片
  信息排行
王庆松:我的态度就是我的作品
走近吴冠中---吴冠中谈话录:远
关于中国画的基本理念及现状——
走近吴冠中---吴冠中访谈录
方力钧:像野狗一样生存
马丹专访:走向虚幻世界的背影
黄晓华:非赢利空间最缺乏政策法
冯斌访谈:从水墨出发
尚扬:艺术是我一生最聪明的选择
南溪、冀少峰、郑荔三人谈
关于我们    |   美术家百科入驻    |   联系我们(总部)    |   各地分站    |   版权及申明

版权所有 2008-2017 中外美术网丨CCAABB.COM 最佳分辨率1024x768   
Copyright©2008-2017 WWW.CCAABB.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021267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