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外美术网 > 资讯市场新闻

群雄逐鹿,未知鹿死谁手——2012纽约春拍夜场报告
信息来源:中外美术网 文章作者:网站编辑 发布时间:2012-07-05

刚刚迈进五月,纽约艺术市场每年一度的重头戏春拍就上演了。各大拍卖公司使出浑身解数,力求征得最吸引眼球的拍品上拍。经济好的时候,市场过热,好的作品自然不消分说,差一点的也会搭车卖个好价钱;而遇到经济不好的时候,银根紧,次一点的货也就不那么好浑水摸鱼了,只是遇到百年难见的好拍品,仍是千金难求。看这次蘇富比春拍香港的结果就知道,像2011年前纽约三月亚洲艺术周上,中国客人把估价8000美金的民国花瓶炒到上百万美金的局面自然不会再现,但是遇到稀世的汝窑珍品,还是会有大手笔的藏家出手的。

  所以几大拍卖公司都注重提高拍品质量,并在整场拍卖中精心布局,加强重点,扬长避短。今季,蘇富比拿出英年早逝的挪威艺术家蒙克(Edvard Munch)和美国波普艺术的代表利希滕斯坦(Roy Lichtenstein),佳士得仍然祭起抽象表现主义巨匠马克-罗斯科(MarcRathoko)的大旗,再加上无论如何也不会出错的塞尚(Paul Cezanne),专攻当代艺术的菲利普斯拍卖行除了沃霍尔、利希滕斯坦等人,还有草间弥生、让-米歇尔-巴斯奎亚特(Jean-Michel Basquiat)等拍场新宠;这一番春拍,可谓“群雄逐鹿、百花争艳”,看点还是十分火爆的。

  全球最大的两家拍卖行佳士得和蘇富比之间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即相互错开同类拍卖的夜场时间:例如去年蘇富比先举行了印象派与现代夜场,佳士得的印象派就在第二天晚上举行;今年就自动调整为佳士得先拍,蘇富比紧随其后。此举可以方便藏家,不需要在同一个晚上忙碌奔波于两场之间,可以从容地去完一场再去一场,也同时求得双方利益的最大化;而孰先孰后,其实各有利弊,大家轮流占先,也算是公平。具体来看纽约春拍,佳士得和蘇富比各有一场“印象派与现代艺术”专场(Impressionist&Modern Art Evening Sale),佳士得有一场“战后与当代艺术”专场(Post-War and Contemporary Art Evening Sale),蘇富比和菲利普斯各有一场“当代艺术”专场(Contemporary Art Evening Sale),共五场夜拍。
佳士得“贫血”上拍

  5月1日晚上,笔者前往纽约中城洛柯菲勒中心观看佳士得的夜场。之前电话联系过媒体部门,抵达时,媒体签到台为每位记者准备了一个简单的彩印折页,每件拍品均有小图,标题、材料、尺寸和估价,另外还有打印的一份,特地在每件作品配图下面标注了该艺术家的过往拍卖纪录,旁边留下了可以记录成交价的空白,真是贴心。佳士得一向注重跟媒体的关系,对其品牌维护相当仔细,服务质量精益求精,对细节的重视令人佩服。

  佳士得近一二年间在争取中国大陆客户上也一直尽得先机,除了和国内的永乐公司合作,间接在中国大陆境内发展业务之外,还重金挖来原蘇富比纽约私人客户部、模特出身的李昕女士。今年春天又刚刚任命了一直在公关、投资行业的蔡金青女士担任中国区执行董事。人才和人脉对佳士得的业务发展无疑至关重要,重投入之下也有高产出,佳士得近几年在国际艺术拍卖上屡屡拔得头筹,和他们有效的人才策略是密不可分的。
 夜拍7点开始,6点40分,到场竞拍的客户陆续进入,坐在背后有编号的数百个座位上;另有在楼层间辟出的包厢(sky box),让行动不便,或不愿公开露面的重要客户坐在其中,既可以体验现场气氛,又保护了隐私。佳士得夜场的第一件作品是同样早逝的奥地利艺术家伊艮-席勒(Egon Schiele)的纸上作品,估价是较为保守的40-60万美金。席勒28岁死于1918年席卷欧洲的西班牙流感,留下的作品为数有限,进入市场的就更少,去年6月伦敦蘇富比一张罕见的席勒风景油画为艺术家创下近4000万美金的拍卖纪录。这张作品因为尺寸甚小(29.5×46厘米),又是纸上的速写,最终以60万落槌①,波澜不惊。第二件毕加索的纸本水彩以高于最高估价70万美金近两倍的135万美金落槌,让人叹服重量级艺术家的品牌效应。第三件拍品仍然是毕加索的,小幅布面油画《小憩》(Le Repos),掀起了场内竞价的第一个小高潮;这件作品估价在500-700万美金,几经加价,最后以875万美金落槌,单看价格似乎不能在毕加索以往的拍卖纪录中占一席之地,但是具体到作品,这样小的尺幅(27.3×46.3厘米)以这个价格成交,就不得不令人咋舌了。{nextpage}第五号拍品,塞尚的《玩纸牌者》(纸上水彩草稿),虽然不大,但是被估价在1500-2000万美金之间,笔者以为佳士得疯了。然而一开拍,拍卖师就叫出1100万美金,之后现场、包括网上和电话上的竞价者不断,在短短一分钟之内就把价格抬到了1350万美金,几经争夺,最后是1700万美金成交,虽然没有超过最高估价,却也是整场售出的最高价格了。去年传闻被卡塔尔皇室购买的塞尚的油画《玩纸牌者》交易价格高达2.5亿美金,为史上最贵的艺术品。这件水彩草稿正好借了油画的东风,卖个好价钱。
之后场内较为平静,每件拍品略经竞价拉锯之后,也都各有归属,场内的和电话上的买家各有所获。值得注意的作品有:第13号拍品,马蒂斯(Henry Matisse)的油画静物《牡丹》(LesPiviones),估价在800-1200万美金之间,落槌价为1700万美金;第17号毕加索的大幅油画《两个躺着的裸体》(Deux nus couchés)却几乎无人问津,以低于最低估价800万美金的780万美金卖给了一位电话竞价者;第18号萨尔瓦多-达利(Salvador Dali)的油画是这场第一件流拍的作品;第23号拍品,也是这场拍卖中第6件毕加索的作品,油画《火枪手和裸体》(Mousquetaire et nu assis)以低于最低估价惨淡成交;属于印象派画家“第二梯队”的希涅克(Paul Signac)和毕沙罗(Camille Pissarro)各有一件作品进入今晚的夜拍,均在最低估价上下成交;之后一件贾科梅蒂(Alberto Giacometti)的一件小雕塑和夏加尔(Marc Chagall)的一幅油画都流拍。佳士得亚洲区主席叶正元(KenYeh)代表电话竞拍的客户参与了第17号毕加索、第20号毕加索的竞价,最后则似乎以32万美金的落槌价拿下了另一幅席勒的纸上作品,笔者疑其被台湾藏家纳入袋中。{nextpage} 纵观佳士得的印象派与现代夜场,总成交额为1.17亿美金,仅有3件作品流拍,似乎不错。可惜这场拍卖被纽约时报的首席艺术记者凯罗尔-沃格尔(Carol Vogel)称为一场“贫血”的拍卖。整场拍卖只有32件拍品,临开场拍卖师又宣布一件贾科梅蒂的雕塑撤拍,远低于一般印象派夜场的数量。而在拍卖过程中,鲜有激烈的竞争,成交的价格大多不温不火,一些事前被当作亮点的拍品未能吸引足够份量的买家,不得不低于最低估价成交,这些都是这场拍卖的失败之处。佳士得印象部的专家也承认,今季印象派的拍品,风头不及蘇富比。后者的挪威艺术家蒙克的色粉画《尖叫》(Scream,也译作《呐喊》)可谓奇货可居,万众瞩目。

 
  编辑推荐
·今年艺术品春拍收槌:市场回暖尚
  精选图片
  信息排行
2011年艺术巴塞尔前瞻
四川艺术品拍卖:一场望得见的春
文化保税区调查:艺术市场的原罪
木版水印:画家是画在纸上,我们
《毕业生》中央美术学院摄影专业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之夜” 彰
中国独有画种:农民画 见证大跃
艺博会报告一:全球化野心本土化
群雄逐鹿,未知鹿死谁手——2012
ZHONG GALLERY 中资画廊在欧洲生
关于我们    |   美术家百科入驻    |   联系我们(总部)    |   各地分站    |   版权及申明

版权所有 2008-2017 中外美术网丨CCAABB.COM 最佳分辨率1024x768   
Copyright©2008-2017 WWW.CCAABB.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0212670号